6th February 2014

Link reblogged from Jennifer Dewalt with 17 notes

What I learned making 100 websites in 100 days →

jenniferdewalt:

Couldn’t have said it any better! Congrats Thuongvu!

22nd December 2013

Link

「十二夜」票根別丟 - Timeline Photos | Facebook →

Tagged: what I can do to make this world better

22nd December 2013

Photo with 1 note

才剛勉強打起精神去電影院為了收容所裡的那些生命的待遇衝擊得心情七上八下,就在家門前被陌生的兩隻中型犬超有精神的頻頻逼近(雖然有搖尾巴)吠得我莫名奇妙只能慌張的在凌晨十二點的十字路口對牠們說:「你們幹麻阿囧」,然後一邊感受著對大概是攝氏十度左右的冷空氣講話的空虛感,一邊無奈的只好再繞過十字路口的另外三個路口才回得到家。(想到自己多年前另一次在家門被狗吠著趕的經驗,但有鑒於才剛看過電影的一幕幕,這次我沒再在家門口拜託管理員打電話請人來把狗處理掉。)在過最後一個馬路時,也瞥到那兩隻狗其實是由兩輛發財車帶來的,所以是有兩個男人用竊笑的眼神安靜看著我讓狗嚇得繞路的那一幕。而我瞥到的幾秒鐘,也看到了發財車後半部兩部車都充滿著已經去毛處理過的豬的身體與腿部(此刻我也只能由衷的希望那真是豬肉,不然對守著他們的那兩隻狗未免太殘忍)陳掛著,空氣中也傳來陣陣的豬肉攤販的腥味。在看電影前,一想到看完心情會有多差,就打從心底的很想不出門了;但因為票根可以變成贊助的力量之一,想到如果沒看,明天過後我也不會有時間,而且去收容所的機會應該會更低,最後還是穿著睡衣搭公車走一趟電影院(事實證明美麗華真的不能算是我家後院,只穿睡衣加外套還是超冷的…囧)。其實,身為一個悲觀者,此刻的我還是相信,一個生命活在這世界的需要的殘忍與其他事物、生命的犧牲,不會因為我做了什麼或沒做什麼而減少的。也真的沒必要去思考要怎麼一肩扛起責任,因為被罪惡與無力結合的絕望感壓碎的機會實在太高。甚至,直至今日,我的判斷力也很明確的告訴我,哪怕我真的領養,撐不下去的機會也高得我我不敢保證我不會成為下一個棄養的惡人。同時,也許是我對人性最悲觀的看法是,我打從心底的相信,所謂的「為善不欲人知」,是因為「會做的人就算我什麼都不說也會去做,而不會做的人逼著做也不會有好結果的」。但還是覺得,沒逃避掉這部電影,是正確的。只是,要做好大哭一場的覺悟,也是正確的。

才剛勉強打起精神去電影院為了收容所裡的那些生命的待遇衝擊得心情七上八下,就在家門前被陌生的兩隻中型犬超有精神的頻頻逼近(雖然有搖尾巴)吠得我莫名奇妙只能慌張的在凌晨十二點的十字路口對牠們說:「你們幹麻阿囧」,然後一邊感受著對大概是攝氏十度左右的冷空氣講話的空虛感,一邊無奈的只好再繞過十字路口的另外三個路口才回得到家。(想到自己多年前另一次在家門被狗吠著趕的經驗,但有鑒於才剛看過電影的一幕幕,這次我沒再在家門口拜託管理員打電話請人來把狗處理掉。)

在過最後一個馬路時,也瞥到那兩隻狗其實是由兩輛發財車帶來的,所以是有兩個男人用竊笑的眼神安靜看著我讓狗嚇得繞路的那一幕。而我瞥到的幾秒鐘,也看到了發財車後半部兩部車都充滿著已經去毛處理過的豬的身體與腿部(此刻我也只能由衷的希望那真是豬肉,不然對守著他們的那兩隻狗未免太殘忍)陳掛著,空氣中也傳來陣陣的豬肉攤販的腥味。

在看電影前,一想到看完心情會有多差,就打從心底的很想不出門了;但因為票根可以變成贊助的力量之一,想到如果沒看,明天過後我也不會有時間,而且去收容所的機會應該會更低,最後還是穿著睡衣搭公車走一趟電影院(事實證明美麗華真的不能算是我家後院,只穿睡衣加外套還是超冷的…囧)。

其實,身為一個悲觀者,此刻的我還是相信,一個生命活在這世界的需要的殘忍與其他事物、生命的犧牲,不會因為我做了什麼或沒做什麼而減少的。也真的沒必要去思考要怎麼一肩扛起責任,因為被罪惡與無力結合的絕望感壓碎的機會實在太高。甚至,直至今日,我的判斷力也很明確的告訴我,哪怕我真的領養,撐不下去的機會也高得我我不敢保證我不會成為下一個棄養的惡人。同時,也許是我對人性最悲觀的看法是,我打從心底的相信,所謂的「為善不欲人知」,是因為「會做的人就算我什麼都不說也會去做,而不會做的人逼著做也不會有好結果的」。

但還是覺得,沒逃避掉這部電影,是正確的。
只是,要做好大哭一場的覺悟,也是正確的。

Tagged: what I can do to make this world better

16th December 2013

Post

Murmur

開始工作三個月時,為了慶祝自己過了試用期,成為正式員工,慶祝自己脫離學生身份後的社會人身份獲得了小小的認可,慶祝自己身為一個成人的能力(不管是不是工程師的專業能力或者只是單純當小妹當翻譯的能力被認可),選擇了世界展望會,認養了兩個孩子,也興高采烈的寫了信,也咬著牙捐了另一筆5000園(赫然發現那時剛好是其中一個孩子的生日,就乾脆兩個人的生日禮金都給了)。幾個月過去了,漸漸的我不寫信了,助人的愉快、滿足感過後,深深的責任感開始爬上了我的肩膀、心上,在我登入帳號看著空白的寫信文字欄位時,佔據著我的腦海。

到底,能說什麼讓他們心情好呢?助人這件事情,可以是那麼單純的快樂,卻似乎不那麼單純的實踐一切自己想得到的該做的事情。在想得頭痛時,又不由得問自己:不該這麼複雜,難道沒有更單純而直接的答案?

也曾跟阿姨一起參加了八里教養院的一日遠足日。

也曾安排自己開車到弘化育幼院,把所有愛不釋手的玩偶一次出清了。

也曾安排自己開車到承德路後段,把所有自己覺得捨不得的衣服,清出了許多很其他的那些孩子。

也曾跟朋友參加了林媽媽狗場的慈善活動,一邊討論並且思考著自己認養的可能性,一邊跟朋友敘舊聊天著。

眼淚是無濟於事的。但知道一件事情,與感受一件事情,是完全不同的兩碼子事。我想,先安排個field trip,邊走邊做邊想邊了解你領我養活動儘快選好要哪隻狗,還是好過邊想邊捐錢了事卻毫不參與的吧。

在年底將盡的此刻, 不由得這麼想了: 
"如果要給自己一份聖誕禮物, 大概就是support一隻狗吧"

稍稍的滿足自己想養狗的想法, 雖然更解決根本問題的選擇應該是買房子, 但目前…先這樣吧. 

Tagged: what I can do to make this world better

15th December 2013

Photo

Made With Paper

Made With Paper

Tagged: MadeWithPaper

15th December 2013

Photo

Made With Paper

Made With Paper

Tagged: MadeWithPaper

15th December 2013

Photo

Made With Paper

Made With Paper

Tagged: MadeWithPaper

14th December 2013

Photo

Made With Paper

Made With Paper

Tagged: MadeWithPaper

14th December 2013

Photo

Made With Paper

Made With Paper

Tagged: MadeWithPaper

14th December 2013

Photo

Made With Paper

Made With Paper

Tagged: MadeWithPaper